嘿嘿,吐司客偷懶好一陣子,但各位別太擔心(可能也沒有人擔心,我多心了),吐司客不是在前往美食的路上,就是在消滅美食,最近又挖掘到一家適合帶上好友們一同前往的好去處,不但可以大口吃美食、大口飲佳釀,吃飽喝足回家也方便,捷運就在旁邊,實在有夠貼心的。

A、B、C、D你選哪一個?

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
雖然都屬於A Train系列,但不同的店名仍有不同的風格,D Town by A Train 是年輕人會喜歡的都會小酒館類型,沈穩神秘的深色系木質色調搭配繁複絢麗的配件擺設,就是現代人喜歡的「低調中的華麗」,室內光源也算是特別有巧思,你只看得到自己這桌的好友和美食,隔壁桌的鄰居略顯暗沉不清不楚,讓人覺得在這裡講點八掛都蠻有安全感的。

下班後追求吃得飽、喝得爽

或許是因為逐漸脫離青澀害羞有形象包袱的階段,現在和三五好友相聚已經無所顧忌,肚子餓就是要吃到飽,想吃的都點一輪,看到有趣的調酒也不想放過,上班已經那麼辛苦了,下班就隨心所欲吧!
D Town by A Train 蒜味培根花椰菜
D Town by A Train 蒜片培根花椰菜

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無時無刻都在搜集美食名單的吐司客,這幾年默默發現台北地區出現幾個奇怪的店名,從A Train開始,再來是B Line,後來又多了C Park,最後再蹦出D Town,彷彿在台北的繁華中建構一座迷你小城市,用美食和調酒把饕客、酒客的心思通通吸引過去,這會兒,吐司客的心也因它而掀起波瀾了。

D Town by A Train 臘腸炒蛤蜊
D Town by A Train 臘腸炒蛤蜊
D Town by A Train 很令人欣賞的一點,就是料理份量很足夠,4人分食也不嫌少;來到餐酒館最擔心一道菜只有三兩根,份量太少導致肚子餓翻天也不好意思出手,花了很多錢點了很多菜卻沒吃飽是大忌,但在D town完全不用擔心,美食上桌大家迅速動手,填飽肚子聊天才有力氣,你看看這道臘腸炒蛤蜊多豐盛,吐司客一人就不曉得吃幾塊蛤蠣肉下肚了呢。
D Town by A Train 澎湃的炸雞們
D Town by A Train 和風炸雞
這道和風炸雞很值得特別拿出來讚許一下,一上桌時眾人都被這份量嚇傻了,根本就是速食店全家餐炸雞桶的份量,吐司客造訪這麼多日式居酒屋、西式餐酒館,還不曾見過這麼澎湃的炸雞;除了澎湃份量大之外,每一隻雞腿、雞翅的外皮酥脆到不行,肉質燒騰騰的多汁,難得讓人覺得炸雞原味不加辣那麼好吃,若想沾些附贈微鹹微甜的醬汁也很優,只是吐司客強烈建議點了這道一定要先試試原味。
D Town by A Train 松露薯條
D Town by A Train 松露薯條
D Town by A Train 松露洋芋烘蛋
D Town by A Train 松露洋芋烘蛋
比較特別的是,有些料理要等到晚上10點以後才會現身,像是一翻開菜單,眼睛就會不由自主被黏住的沙朗牛排炒飯,就是必須乖乖等到10點以後,於是我們真的乖乖把其他餐點掃完,時鐘指針一過10點,立馬請服務生幫我們加點。經過認證,這道沙朗牛排炒飯非常直得等待,牛排煎得香嫩,炒飯是在熱炒店大火快炒中誕生的粒粒分明之美味,一口飯配一塊牛排萬分享受,要不是前面已經吃了那麼多,吐司客應該一個人可以吃掉一整盤。別忘了加一點香酥蒜片提味,喜歡吃辣的朋友還能配點辣椒囉。下次我要換吃吃看水餃!
D Town by A Train 沙朗牛排炒飯
D Town by A Train 沙朗牛排炒飯
有食物墊墊胃,就可以享用調酒了!這款有著巨大鳳梨片裝飾的調酒名是Mr. Right,據說很濃很烈,喝完就會遇到Mr. Right照顧妳,這樣的小故事最容易喚醒女生對愛情的憧憬了,滋味也是女生會喜歡的偏甜,不過要說酒體濃烈,吐司客倒覺得沒那麼誇張,都會女性喝完這杯絕對可以保持清醒,一人搭捷運回家都沒問題。
D Town by A Train 調酒Mr.Right
D Town by A Train 調酒Mr.Right
由於要等待開始供應沙朗牛排炒飯的時段,吐司客又加點了一杯調酒Sunday Morning,畢竟遇到Mr. Right以後,星期天早晨就可以一起吃早午餐度過了(內心小劇場很多);和Mr. Right比起來,Sunday Morning酒體雖然也屬於濃烈類型,但滋味就比較大人系,苦味較重,喝完這杯才有種進入正題的感覺。
D Town by A Train 調酒Sunday Morning
D Town by A Train 調酒Sunday Morning
來到調酒天堂,不點一杯浮誇的調酒說不過去,跟各位介紹一下Valentino!會注意到Valentino,是因為看到隔壁桌的朋友點了這杯,上頭疊高高的細密泡沫,使用分子料理機做出來的,可以維持細密泡沫狀態一段時間,服務生告訴我們單吃泡沫的話,可以吃到蜂蜜的滋味;下層如同Valentino所象徵的艷紅色酒液,帶有桑椹等莓果的滋味,女生絕對會喜歡這款,不僅好喝,也很值得拍照炫耀一下。
D Town by A Train 調酒Valentino
D Town by A Train 調酒Valentino
只來了一次D Town by A Train,吐司客覺得已經上了癮,忍不住想要把A、B、C通通搜集一遍,也就不難理解A Train系列為何可以在台北掀起一股風潮了,如果找不到時間自己吃一輪、喝一遍,那就敬請期待吐司客搜集全套的食記唷~

 


D Town by A Train
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49巷2號2樓(面對藥妝店右手邊的小門進去上2樓)
02 2721 2772

 

吐司客/麵屋一燈、 豚骨一燈 吃過了嗎?來自日本東京的拉麵姐妹店美味聯手!

吐司客/ IL MERCATO 義瑪卡多義大利餐廳 身為專業吃貨不可不知!

吐司客/ Café de Lugano盧卡諾義法咖啡館 從早午餐到深夜小點都有的歐風小天地

加入好友